摆地摊卖服装,一定要低档货卖低价才能做吗?(作者:山东李青瓷)

    技术文章 litterfat 513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前两天,收到一位摊友的问题。是一位广东的摊友,做童装的。他先来问我,我怎么也做童装了呢?现在生意这么难做,很好的货卖多少钱路人都不买帐,便宜便宜还要便宜。20元以上的根本走不动。而现在湖南赶集的都做到全场13元了,很累很辛苦很不挣钱。那叫你说,应该怎么办?

    湖南赶集的做13元全场,其实并不是今年起才有的事情。两年前我刚开始写贴子的时候,湖南四川贵州湖北那一片的江湖摊友,已经在跟我聊这个事情了。我想,这位摊友是为了说明一下情况的残酷性,再加上历时两年后,13元全场怕是也没有以前吃香了。

    记得两年前,经常有摊友说自己做13元全场童装的。那个时候,还能挣上一万五。就是平时一人摆,大集或周六日时再请一个兼职或找一位亲戚看场。很累很苦,踩高,不停找钱,还要处理好防盗事宜。

    现在,据说,挣不到以前的一半儿。而且到处都是做13元全场的同行。

    这位提问的摊友的问题,我当时并没有回。那时忙的晕头转向。而且,我当时以为,我自身的行动其实就是答案,为什么他还要问呢?

    没过两天,还是在我忙碌中,看到群里好多摊友讨论的也是这个问题。如何如何难,如何如何不赚钱。还有说13元全场都没办法卖了,因为现在卖10元全场都不好卖了。

    这直让我感受到了以前的自己,亦是如此。满脑子全是“艰、难、困、苦”。不是说,路真的有那么难走,世界有这么灰暗。而自己认为自己不配去走好走的路,自已专门选择难走的路去走,以此证明路不好走。而且为了证明路的确是难走的,我还执着的走了那么些年,累出一身毛病,体验种种“艰、难、困、苦”跟不顺。

    那人为什么要这么选择?“呵呵”一声,全都为了爱。把父母当年的艰难全都继承在自身,然后通过自身去改变这一切。

    但是,有多少人,在之后的日子里,再也改变不了这一切,又传给了自己的孩子。

    又扯远了,拉回来。

    我们卖全场一个价,为的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别人都是小打小闹挂着一件一件的讨价还价卖,我们改变这个形式或者模式,就是打开了不同的天地。但是满集上都是卖全场一个价,而且价格低到了每个和尚都没水喝,为什么不重新打开另一片天地呢?一定要在红海市场里搏杀?

    我听说过一种说法,老天希望每个人都生活的美好,所以给了每个人充足的生存空间去过富足的生活。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感谢老天并顺从天意,就可以得到富足。一定要往竞争里面走,就是不让别人好过,那不是老天所希望的,所以你不会得到那份富足。

    据说,阐明这个道理的那本书,畅销了二百多年。它叫<<失落的致富经典>>。快去当当上搜一下吧,很便宜的。

    不过,虽然道理上很容易明白,但是对于人多年来的习性,真不是那么好改的。我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我也在路上呢。这本书,我已经在回老家前送给了昊哥。希望他能认真读完,并能像读经一样读到真正的改变潜意识。而不是像抱起哲学书一样,立马睡着。

    记得在三年前左右,我们还在练摆中,当时是做女装。我们在淄博一个叫紫荆园的小区门口,看到了一位年轻妈妈,在两棵树间栓了根绳子,挂了些童装就开始卖。一共挂了也就二十来件,对于我们一出摊至少700件的大摊来说,这年轻妈妈简直就是业余中的业余。

    但是,45元的小裤,是便宜到极限的价格了,不用去讲价,讲价也不理。那货被一通的抢啊。有这号吗?有那号吗?没有?那什么时候有?我等你啊!你快去进啊!!围满了的人,年轻妈妈跟她的帮手完全忙不过来,地上纸箱子里的货很快就没了。因为断了码而买不到货的人还一脸的焦急,为什么我要的全都没有啊!

    看的我都快要晕过去了。这要换成昊哥在当年去摆童装,估计是:5元才叫货,10元都太贵。

    我记得我公公曾在家庭聚会时的饭桌上谈起他年轻的时候,出差从北京到新疆坐绿皮火车三天三夜硬坐下来,只为了公司给补贴25元钱,他可以去买一件当年又贵又流行认为比棉布的衬衫好的的确良衬衫。坐卧铺不补,坐硬座给补。最终,他得到了那一件的确良衬衫。讲起这件事来的时候,公公还在为这件年轻时的壮举得意,虽然也提到当年是做了一件并不值得的事情,可是自己坚持下来了还是很开心。

    昊哥说,以公公的本事,如果当年他下了海,一定很厉害。我虽然目前来说,从做人,做事,以及各项能力方面认为公公是我见到的最厉害人,无人出之于右,但是经商很厉害,真是不敢苟同。

    因为爱,我们选择了继承。我们带着父母身上未疗愈的一切走上自己的人生之路,最终能否通过自身得到疗愈,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也都是要靠自已的修行。

    做便宜货,卖上二三十件,或三五十件,一天卖得800块。但是有个小妹妹,自己出摊,在乡镇,一个蓬,挂几十件衣服,也卖800块,利润都差不多。她自己搬不了多少的货,只好做这种贵货。其实一天,只卖个三五件。有人时就站起来招呼一下,没人时就坐在板凳上歇着。而做便宜货的,每天又喊又叫还要站在板凳上呆半天。就是自家乡镇,也没有很好的地方,但是她的摊,要么面对教师,要么面对医生,生意最好的,还是摆在镇政府的旁边。

    乡镇的、城市的案例都有了。当然,我不会希望有人就因此搞一些假品牌去骗人了。运动假名牌格外好做?怕是舍本求末吧。挣得一时的钱而已。

    永远记得,我们要做的,是出售价值。这不分店里还是摊上。现在,我跟昊哥也有了不小的进步。找尾货,一定坚持只找最新跳出的尾货,时间太久的,一律不做。为什么,很明显,人人都在追求货的价值,面料的新颖,款式的新颖,能给消费者带去多大的满足感,给别人带去所需求的价值,这才是王道,至少是正道。

    很多刚刚跳出的厂家尾货,在北方,都是还没面世的新货。那么,你的优势就来了。你就不存在在同别人竞争的层面上,各能享到各的富足。这就是老天想要的结果吧。


    喜欢 (1)
    [辛苦了!朕赏你几两银子]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