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生意与帮困扶贫一定要分开(作者:山东李青瓷)

    技术文章 litterfat 473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由于童年让人心碎的经历,我总是希望做更多的事去帮助别人,那些在困难的泥坛里深陷而不能自拨的人们。童年见了太多的眼泪,自己也流了太多的眼泪,每每见到眼泪,就推人由已,总想拉人一把。

    打从03年写贴子至今,可以说,一堆的困难户向我涌来,希望能得到我的帮助。现在想想,我真的有些飘了,以为到了有力量去帮困帮难的能力了。这里面怎么喊苦的都有,自己重病的,家人重病的,卖房求生存的,家里重劳力出车祸的,离婚有子女没工作的,身在外地多钱没挣到钱家里又穷的丁当响的,老公没能力打女人倒要钱的,等等等等。你能想像的社会万象或电视节目里看到的,我可真是全都聊了一遍。甚至还有把各媒体众报道的资料全都发给我的,以证明自己多么的难,请我帮助。

    这是比较难的那一批。基本上,大多数还是想改变自己的现状或命运的,想聊一聊,看看我会不会成为那个自己生命里转折点的贵人。

    但是真的只聊聊就能改变命运的,可以说,基本为零。有一小撮儿,也曾跟着我干过一段时间,但是一到自己原本就弱的方面,还是跨越不过去,再返转头,走回老路。不敢喊的依然不敢喊;不敢做成货堆如山的依然不敢做;不敢用音响放声音的如何劝还是不敢放;不敢做低价格求认同以期后期爆发的,依然小打小闹讨价还价的模式。

    在走过自己最弱最害怕的那个点时,还要不停喊我,以求我的帮助以助其渡过。一天甚至要问十几遍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紧张,害怕,还有那些仿佛无助的感觉一鼓脑儿的抛给我。那段时间,我真的心累极了,脾气暴躁至少提升两级,到了后期,更是又抑郁又狂燥。我自己也痛苦不堪。

    最痛苦的,莫过于,我的能力原来帮不上任何人。我自己自小时候从原生家庭那里得来的匮乏感自卑还有优柔寡断,通过十几年来的闯荡经历各种摸爬滚打都未肃清,那些足不出户的小乡镇小城市的人,只凭我一已之力的激励跟摆摊方法的传教就能把自己多年的心理问题打开吗?

    自己心里面的各种害怕,纠结,惶恐不安,最终能解开的还得是自己。自己不愿意打开,找一个帮手,时时刻刻喊着对方:你快推啊,你快踹啊,你用力啊。这有用吗?我真是太自不量力了。没察觉到,这些全是心理问题,其实早已经跟怎么摆摊才能挣多这种方法性的问题没关系了。

    真正摆摊挣大钱的那波人,是自己本来就有想法有行动力,自己就可以去完成的人。就算只是小康水平的摊友,也是自身就已拥有了让自己小康水平的能力。而那些活在困难不堪的处境里的人,你最终会发现,是他自己要呆在里面不出来罢了。他的潜意识,已经把自己锁进了无能之辈黑暗匣子里,或不行不行一切都不行的框框里。

    我自大了,就应该受到自大后的果报。总想着能够帮困帮难,其实,摆摊卖货的,90%干不了1个月就撤了,剩下的,又有90%活不过90天。其实摆摊特别锻炼人的各项能力,甚至可以说,把摊摆到顶级的,甚至是“全才”。就算初初做来,“无才”都没有关系。只要心无诖无碍,所谓“才能”坚持即可得。

    可是大家都没有这么想。大家都认为,摆地摊可以短期内多挣点钱,挣的比上班多,时间比上班短,甚至摆一段时间就能开始搞批发做上大老板,有我在,就可以把我2年经验2周学来。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做什么都不顺,正是因为走不出自己心里封锁的那扇门。即便找了人带你出来,你自己就是不打开心门之锁,别人也真没有办法。

    事实上,我幼时的经历让我3岁就开始思考人生,虽然想啥都想不明白,但是那时就开始了。5岁,我就哭着帮家里挣钱,因为我不愿意干活,别的小朋友都吃喝玩乐,我却在做电视跟广播里报道的国家禁止的童工。我拿30年时间都没有肃清脑子里写满的匮乏,有谁会一直用摆摊的方式去突破自己心里的那个坎儿呢?

    一个人做一件事情,如果有遇不顺,不明白为什么,或知道是为什么却改变不了自己,那就只好是求外因外缘的改变。SO,我这个外缘,往往就成了最终被抛弃的原因了。干了几天,得出一个结论:这不行。为何?因为集上的人穷又挑,因为同行太缺德,因为大环境不好,因为上家的货不强;卖到最后(其实只是几天或一个月而已)利润全在存货里……总之,一切的一切都不利于自己,甚至对不起自己。

    平均每个人每天聊上半小时,然后聊上一周,开始。干上一周,结束。聊的时候都很好,个个的意思早晚都会跟我差不多水平的,只是还没开始不熟而已。真干起来,不见几个坚持上100天的。

    最终,还要到群里骂街骂社会,没骂我,我想还算给我面子吧。

    突然有一天,我想起来了昊哥说就喜欢摆地摊,就想干摆地摊时,我的眼泪。

    我哗哗地流着泪,面对着人生二次投胎的胎主儿的选择,难过的一塌糊涂。

    只是因为那时太清楚,自己二次投胎后,还是社会最底层。没得翻转身。

    可是一旦干起来,又什么都忘了,忘了现在正在跟哪个群体打交道了。一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在醒悟,在找回自己。

    最近在找第二家店的门面房,不经意看到一家位置不错的店在转让。上前一问,100平的一层,房租45万,转让10万,对方是个比我大3岁的姐姐。跟这位姐姐聊的很来,她告诉我到某街上去做,肯定能做。

    前两日新来的小妹,虽然自己现在正在人生的转折之中,也有困难压在肩头,但是本身家里条件不错,明显感觉在她的身上,不太容易找到“我不行”两个字。这让我想起来,结婚前,我的姐姐妹妹来。她们全都是家境还可以的不需要自己去愁的,而自己又很拼,从来没有“我不行,我不能”这样的想法跟字眼挂在嘴角或脸上。她们的父母,都是自己打拼了一定的基底,从自身找结果的努力人儿,从来都没有教给自己的孩子去害怕,遇事萎缩,更没有遇事就抱怨甚至仇视社会。

    我突然明白,原来,从走出家门,我就开始努力地,大范围地,修复自己,学着做真正的自己,而不是家里癌症患者的替代品。大概花了七八年时间,终于可以改变掉很多,像个普通人家的普通孩子了。身边也多是自手创业小有所成的全国各地各行业的平民精英。却因为二次投胎的缘故,又再次陷入令人崩溃的匮乏之中。而这也包括,自己的生活圈子再次跌落。

    真是恍然大悟。这么简单的道理,身在其中之时,却如同迷雾之中,什么都看不清楚。

    而当我主动离开二次胎主儿时,我才能用自己的眼睛,慢慢看清这一切。

    感慨啊,感慨。

    现在,我知道我自己的方向了。

    现在,我知道我要做的,不是帮困帮难扶持男人,而是自己担负起一切,做一切的主人。

    当年,选择去摆摊,我痛哭着答应的条件是:堕入最底层,2年之后必须做批发,往上走一步。但是依然很艰难,我发现,一直是我拉着马车,而马却不肯动。再次泪奔。

    如今,我找回了自己的路,自己的感觉,一切正在回归到自己较舒适的频率里。那种大集,跟地摊的感觉,正慢慢的离我的心远去。我得到了快乐,我知道自己的脸上,现在又有了笑容。我想,最近的我,一定是越变越漂亮了。而且一切会越来越好,我有这个感觉。

    自己一手创建起来的服装摆摊群,离我的生活越来越远,也同时找不回前两年那么深的感情。无论是群里在讨论卖水果,还是骂服装,甚至打广告的我都一笑了之不会去把人踢走了。

    这感觉真好。一切向内求,向已求,自己不够强大,还妄想帮这帮那,太不知深浅高低。

    如果我自己开上五个店,一年有五十万的收入,5万用来养一家老小,45万拿出帮助没办法改变自己人生的幼童,那每年可以帮多少幼童不再经历自己小时候所经历的那么痛心疾首的童年呢?这总要比一年对话上一千个持着深深我执的成年人,最终有100个愿意跟随一试而改变,但却最终留有10个能坚持上半年,更远还依然是未知的强吧?而且我即可以实现自己,又不会有心累到死的感觉~!

    做生意就是做生意,跟帮困扶贫是完全两搭子事儿,我再也不干因为自己的特殊经历而时时心软,让自己陷入沼泽之中了。


    喜欢 (0)
    [辛苦了!朕赏你几两银子]
    分享 (0)